新趣书吧

繁体版 简体版
新趣书吧 > 科技之锤 > 535 这是什么神仙思路?

535 这是什么神仙思路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不算盛大的欢送仪式之后,宁为带着柳唯跟史密斯踏上了返程,这段时间一直很低调的三月也终于活跃起来。

为了不跟小落有直接接触的机会,三月对每次数据交换环节标准都制定的特别严谨,这一度让宁为怀疑三月是真的进化出了些不一样的情绪。

当然对于两个不同环境下的人工智能来说,相互之间的交流也是有的。但仅限于最原始的无线电语音沟通。虽然小落一再解释人工智能的核心数据库是可修复的,而且宁为也终将是要回去的,双方之间不可能再有交集,大可不必这样防着,但宁为其实也觉得还是得小心为妙。

到不是别的,带个人工智能回去,天天想着怎么通过立法来让他犯错误,那样影响家庭和睦,不太好。

本来跑到这边地界没有跟江同学说实话,宁为就很愧疚了,自然不能再带个小三回去。仔细想想,还是三月够听话。

第一趟前往火星的时候,宁为专门找王晨旭了解过当年马振华迎娶人工智能那段佳话,宁为还记得当时王晨旭的表情特别有意思。

他甚至还记得当时王晨旭的原话……

“其实吧,这个事情挺胡闹的,你知道的,马老在当年被誉为活着的牛顿加爱因斯坦,因为他在数学跟物理学界的地位都太高了。而且他还是代表,所以他给出这个提案要求跟人工智能结婚合法话的时候,没谁好意思拒绝,然后就那么办了……不过马老走之后这个就废除了,对了,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的?”

嗯,听了这回答,宁为大概明白了当年这位马老得是有多牛!更明白了果然牛逼的人在哪里都能任性。

当然这些都已经是过去式了。

可能再过个十几二十年,他也能有这种待遇吧?

当然踏上归途的时候,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。宁为出于最稳妥的考虑,选择了三月给出的最安全的一条回归路线,夸父号依然要赶往月球背面进入尺短空间,然后回归,这样路上还得耽搁一星期。

不过这一路并不无聊。

这趟跨宇宙的航行,让一起旅行的三人之间多了无数的谈资,尤其是当其中还一位研究哲学的大佬时,往往让谈话的主题变得深邃。这种时候柳唯大多数时候是不插话的,但每每他说些什么的时候又能让两位大科学家大受启发。

三人都挺喜欢这种交流,于是这变成了每天固定的节目。甚至每天讨论的时间也会在不停增长着。聊得兴起的时候甚至能说上一整天。并不是夸父号上没有其他休闲项目,事实上这个世界的各种影视作品都下载了不少。

……

“你们觉不觉得这种仿生人机器人意识遥控技术,很像是之前地球上提出的云宇宙项目。只是把元宇宙搬到了现实中。比如睡觉的时候就能工作,只是通过一具其他的身体或者说载具来完成。”

这天如同往常一样,宁为找了个话题,座谈会便开始了。

“这个说法还是有些牵强了,我觉得这项技术最大的价值不在于改变战争格局,同样也跟元宇宙无关,而是客观上延长了所有人生命的长度与宽度。我大概了解过那些技术细节,能让人在进入睡眠时,有序的通过潜意识来做一些日常已经熟练的工种,同时还能保证人的大脑大部分时间在深度睡眠状态,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才是真正的福音。能让每一个人在工作之余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生活。”

史密斯铿锵有力的发言在夸父号指挥塔的小咖啡厅内回荡着。

然而这句话却炸出了经常不太言语的柳唯。

“史密斯教授,不管你吹得天花乱坠,回家之后宁为院士也不可能第一时间把这项技术对全世界开放的。起码得等华夏拥有了第二代产品,并能进行量产,才有可能开始将第一代产品推向民用。对了,还得参照着你们的某些做法,严格限制出口。”

柳唯的话让史密斯一时语塞,然后恼怒的瞪了柳唯一眼,只是他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。总不能真的上去打一架,更关键的是打不过。

宁为乐呵呵的看着两人,到也没过多参与两人的争论,但他肯定是向着柳唯的。这跟讲道理没关系,宁为从来都不忌惮与向所有了解他的人诠释什么叫帮亲不帮理,从来如此。

“好了,别争论这个了。这项技术细节我跟三月一起分析过,按照我们那里目前的工艺水准,没有个十多年的功夫想都不要想。十多年是个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。现在我们需要探讨的并不是这项技术能给世界带来多大改变,而是未来科技树该怎么点。算了,这个问题太复杂了,回头再说吧。”

宁为决定暂时中止这个话题,不然好好的学术探讨,就成了斗嘴,很无趣。于是果断开了一个新话题:“你们觉得文明是不是有烙印的?”

史密斯皱了皱眉头,看向宁为,问道:“这个……怎么说?”

“这个问题我们就从数学说起。你们觉得数学真的是自然界本就存在的道理,又或者是智慧生命意识的自主创造?数字的结构,从1到无穷大,有理数、无理数,π的存在,进制的存在,实数、复数、数域、群、环,再到更复杂的微积分、多维空间……无数的概念本身是没有的,为什么会出现,为什么我们会想到用这些来解决现实中的许多问题,用无数的公式来跟现实进行拟合?”宁为娓娓的问道。

这种话题柳唯一般是不插嘴的,只是侧耳倾听,只有史密斯露出深思的神色,良久后才缓缓开口道:“数学最初应该来自于生存与发展的需要。生存资料匮乏的阶段,人们需要知道过了几天储存的肉会坏,需要用绳子上的节点来计算过了多少天,再到之后人们需要丈量土地,这就需要用到乘法。到了现代我们要定义跟测量更多的物理量,因为要让飞机上天,要让卫星工作,所以就有了繁复的数学形式。所以,数学应该是智慧生命结合需求的创造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